milletendresse

白天解不开的心结 夜里慢慢撕扯

【HP】黎明之前Before The Dawn(劫盗者相关/卢平视觉)2

  我想,很多年后,当霍格沃茨的学生们提起“20世纪70年代”时,一定会哀嚎不已。我都已经能猜测到未来的魔法史课本里会用多长的篇幅来讲述70年代的事情了,那一定不会比我们曾经学过的“40年代前半叶”篇幅短。

  我从来没有考虑过我写的这些文字会被除了詹姆他们以外的任何人阅读,当然,对于我的朋友们来说,他们看到上面我写的话,就一定知道我要说什么了。但是为了防止几百年后的某一天,这个笔记本落到某个魔法史学得很差的人手里,我觉得我还是应该说明一下这段无比黑暗的时期的情况。
  1970年往后的这一段时间毫无疑问是魔法史上一段极为特殊的时期,自从1945年邓布利多击败黑巫师格林德沃过后,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这么黑暗的时期了。
  我出生于1960年春天,我们这一代人的童年时期是幸运的。从1950年一直到大约1970年,被那时候的人们称之为英国魔法界最平静的年代。那时候魔法界早已恢复和平,经济开始复苏,巫师社会的各行各业迅速发展。
  但是不幸的是,当我们所有人都沉浸在和平年代的快乐中时,黑暗总是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滋生壮大。
  1975年的一天,英国第一个黑魔标记被升到了伦敦郊区的夜空里,标志着麻瓜出身的魔法部国际魔法合作司副司长杰米森·巴诺的死亡。
  那时候是我在霍格沃茨的第四年,直到那时,所有人才开始注意到从70年代初开始的那些从国外传来的怪事,所有人才真正意识到,一个自称“伏地魔”的英国黑巫师带着他的追随者回到了英国。
  短短的一年里,形势越来越脱离魔法部的掌控,越来越多麻瓜出身的著名巫师被伏地魔的追随者食死徒残忍杀害,宣告恐怖的纯血主义。
  伏地魔推行纯血至上的思想,认为魔法世界应该推行等级制度,麻瓜出身以及混血的巫师不允许享有纯血巫师的正常权利。许多纯血家族暗暗地支持伏地魔,大量的纯血巫师加入到食死徒队伍中,其中就包括西里斯家——著名的布莱克家族,这就是西里斯与他的家庭断绝一切关系的原因。
  这一段时间里(就包括我正在写作的时候),魔法界上下一片混乱。魔法部第一时间编制了《巫师自我保护手册》,下发到每一个巫师手里。为了减少巫师出行,魔法部还将全英国每一个巫师壁炉都连入霍格莫德、圣芒戈等地方,因为这,壁炉网管理局不得不招聘了双倍的员工二十四小时加班。从那时起,如果你透过家里的窗户看向外面,你就会发现从晚上八点起,街道上就几乎不会有人出现。
  出于对伏地魔的恐惧,人们不愿意提起他的名字来,更多地用“神秘人”“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来称呼他。
  “什么‘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这称呼太傻了。他不就是叫Vol-de-mort吗?”我记得1976年圣诞节过后,詹姆·波特躺在格兰芬多休息室的一张沙发上,眼睛盯着天花板。他拖长了调子,把伏地魔的名字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缓慢念出来。本来正在讨论“You-Know-Who”的几个一年级新生惊恐地看了他一眼。
  我本来正坐在地上读一本《二十世纪黑魔法防御咒语的发展》,准备即将到来的O.W.L.考试,听到这话,我扬起眉毛看了他一眼,说道:“叉子,你可别忘了你正在写论文。”
  “该死的!”詹姆像一个敏捷的追球手那样从沙发上飞快地爬起来。在此之前,他都一直躺在沙发上,嘴里念念有词,让那支可怜的速记羽毛笔替他写。为了完成魔药课的作业,他已经绞尽脑汁地胡诌了接近半个小时了。
  我们都知道,詹姆之所以那么认真地写魔药课作业,是因为莉莉·伊万斯最喜欢的是魔药课,他想让斯拉格霍恩教授当着莉莉的面表扬他。
  “哦,詹姆,我猜现在你的作业上不仅有你那句关于伏地魔的名言,还多了一句骂人的话吧?”西里斯·布莱克甩了一下头发,大笑道。尽管他这个圣诞节刚刚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离家出走,依然不影响他的幽默精神。

  “Shut the f·u·c·k up!”詹姆一把捡起他放在地上的那卷皱巴巴的羊皮纸,大声冲西里斯喊道。
  “哦,又一句。”西里斯说。
  詹姆用一个倒挂金钟咒回应了西里斯的话。西里斯毫无防备,一下子头朝下被挂在了屋顶上,他的魔杖顺带着从口袋里掉了出来。
  彼得·佩迪鲁小声地笑了起来。詹姆冲西里斯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接着开始用魔杖修改那几句被速记羽毛笔毫不犹豫地写下的惊世骇俗的句子。
  西里斯开始冲詹姆斯大声抗议起来。
  我笑着摇了摇头,故意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把课本翻回到刚刚正在读的那一页。
  “莱姆斯,救我!”果不其然, 我听见西里斯气急败坏地大叫道。
  “好吧。”我装作很不情愿的样子耸了耸肩,拿出魔杖。但是彼得的行动比我要快,他举起魔杖,大声念道:“金钟落地!”
  我听出来那道魔咒的力量远远超过了本应该有的,西里斯飞快地落了下来。我赶紧对着西里斯挥了一下魔杖,在他落地前用了一个缓和咒,免得他摔断胳膊。漂亮的无声咒。我松了口气,在心里说。
  “倒挂金钟”咒是我上学时候极为流行的咒语,能够让人头朝下被吊起来,而“金钟落地”则是它的解咒。我不知道现在霍格沃茨是什么情况,但是在我毕业之前,每天都能在走廊里碰到好几个被挂在天花板上的倒霉蛋。
  我曾经听詹姆信誓旦旦地说,这道咒语是斯莱特林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发明的。我多少有些难以相信。不过无论如何,我相信斯内普一定很后悔自己发明了这么一个咒语,因为它常常被詹姆用来对付他。
  提起斯内普,我不是很喜欢他。平心而论,我不是一个轻易讨厌别人的人,但斯内普真的不是特别招人喜欢。因为他总是阴沉,寡言,头发油腻,而且与斯莱特林的埃弗里、穆尔塞伯那一帮人走得很近。我和詹姆、彼得、西里斯四个人跟他的关系一直都很恶劣,经常摩擦不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学院公认的好姑娘莉莉·伊万斯与他有不浅的交情。
  “莉莉是眼瞎了吗?她跟斯内普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三年级的一天,詹姆在休息室里对着我们三个人抱怨道。他话音刚落,我就看见莉莉·伊万斯从女生宿舍的楼梯上走下来,经过时狠狠瞪了詹姆一眼。詹姆的表情像是快要开始吐鼻涕虫似的。
  好吧,我要说,莉莉和詹姆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的一帆风顺。或者说得再直接一点:在五年级之前,他们一直都是水火不容的死对头。哦,我想詹姆不会乐意我在这里写他和他的妻子的感情史的,那么我们还是跳过这一段吧。
  尽管我不是特别认可西弗勒斯·斯内普,但我必须承认这条咒语设计得巧妙极了,因为出于某种原因,这咒语不需要什么技巧,就连一年级新生都能够施展。我从来没有用过这道咒语,但是解咒我倒是用过好几次(由于它令人难以想象的盛行程度,每个级长都被要求帮助那些脑袋朝下的可怜鬼落到地上来)。

  这时候西里斯从地上爬了起来,用魔杖指着詹姆,扬声说道:“塔朗泰拉舞!”
  詹姆毫无防备,两条腿开始快速扭动起来,一下子踢翻了彼得的桌子,桌子上的羊皮纸和墨水瓶全都掉到了地上,黑色的墨水撒了一地,彼得绝望地大叫了一声。詹姆一边跳着滑稽的舞,一边大声对西里斯说道:“For Merlin’s sake!F·u·c·k you,Sirius!”
  那几个一年级新生吓得彼此看了一眼,飞快地跑回寝室里了。我把书扣到桌子上,打算用一道咒语迅速解决这场混乱。
  就在这时,我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及时地响了起来:“咒立停!”
  詹姆这才停了下来,一边朝西里斯比出一个下·流的手势来。
  我抬起头,看到莉莉·伊万斯用魔杖指了一下彼得的桌子。那张桌子飞快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接着她又挥了一下魔杖,地毯上的墨水全部回到了墨水瓶里,紧接着那个墨水瓶和羊皮纸一起飞到了桌子上。
  做完这一连串事情过后,莉莉转过头来,带着一丝温怒看了我们一圈,最后尖锐的目光落到了詹姆身上。她微微喘着气,显然是一路跑回来的,她的脸上泛着一阵红晕,一双绿眼睛里装着有些复杂的情绪。
  詹姆用手挠了挠后脑勺,语气别扭地说道:“你从鼻涕虫俱乐部回来了?”
  在我看来,詹姆这语气中的别扭一部分是因为刚刚那场鸡飞狗跳的闹剧,另一部分则是因为莉莉今天又被斯拉格霍恩教授邀请去参加聚会了,而且他知道西弗勒斯·斯内普也被邀请在内。
  鼻涕虫俱乐部斯莱特林院长、魔药课教授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成立的一个小型组织,他定期邀请学生去他的办公室参加聚会。
  “斯拉格霍恩的第一大本事是看人,第二大本事才是配制魔药。”有一次,当我们正在礼堂吃早餐的时候,彼得坐在长椅上说。
  西里斯眼睛一亮,信誓旦旦地拍了拍彼得的肩:“虫尾巴,这是你今年说的最有道理的话。”
  彼得这话确实有道理。我听说,每一届鼻涕虫俱乐部的成员离开霍格沃茨后都成为了非常厉害的人物。斯拉格霍恩成立这个俱乐部的目的就在于跟那些在他眼里前途无量的学生搞好关系,而他的能耐,就是从众多霍格沃茨新生中挑出资质最深、天赋秉异或者有非常厉害的家庭背景的学生来。

  像我和彼得这样出身普通并且不算天资聪颖的人自然是不会受到邀请的,詹姆和西里斯这样出身比较显赫的学生就不一样了,他们在进入霍格沃茨的第一节魔药课上就受到了斯拉格霍教授的邀请,然而他们两个都很不屑一顾地当面拒绝了魔药教授。
  结果三年级的时候,詹姆得知莉莉·伊万斯和西弗勒斯·斯内普都进了鼻涕虫俱乐部,并且斯内普特意在詹姆面前显摆了一通过后,气得脸都扭曲了。那时候他说道:“早知道斯内普这个恶心的鼻涕精会拿这个事来嘲笑我,我一年级的时候就该接受邀请!”
  到了四年级,他则是第二次感到后悔了,他说:“早知道莉莉·伊万斯会和斯内普一起参加聚会,我一年级的时候就该接受那个该死的邀请!”
  好吧,再说个题外话。詹姆·波特对莉莉·伊万斯有意思的时间不如他看西弗勒斯·斯内普不顺眼的时间长。他和斯内普的梁子一年级就结下了,而他直到四年级才对我们年级的莉莉产生“怦然心动”的感觉。
  话说回来,莉莉确实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女巫,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麻瓜出身的她依旧能接到斯拉格霍恩抛下的橄榄枝(很不情愿地说,斯内普也是)。她是我们学院里出了名的好学生,总是能受到所有教授的褒奖。她在魔药课上的成绩尤为突出,总是能配制出让斯拉格霍恩教授赞口不绝的药剂来。
  让我们回到1976年冬季的那一天,当莉莉从圣诞节后第一次鼻涕虫俱乐部的聚会上回来,用咒语飞快地结束了休息室里的一片混乱,站在我们几个人面前的时候,是我们五年级O.W.L.考试的前夕,那时候詹姆已经通过各种努力让莉莉对他产生了不错的印象,莉莉也开始出现在我们小团体当中,我们从前的四人组都快要变成五人组了。
  莉莉站在那里,丝毫没有理会詹姆那句酸溜溜的“你从鼻涕虫俱乐部回来了?”,而是转向我们几个人走近了一步,略微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今天从斯拉格霍恩教授那里离开之前,他告诉我邓布利多教授组织了一个反对伏地魔的秘密组织,叫做凤凰社!”
  我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这时候我转过头看了看他们几个,看到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莉莉的脸上依然翻滚着复杂的情绪,而詹姆和西里斯的眼睛里一下子燃起了兴奋的火花。
  “凤凰社?这名字真是酷极了。”西里斯称赞道。
  “你说的是真的?”詹姆对莉莉说道,“我明天一定要去找邓布利多,请他同意我们几个人加入,我感觉自己的生命终于有意义了!”

  (TBC)

评论
热度(8)

© milletendres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