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letendresse

白天解不开的心结 夜里慢慢撕扯

【美苏美】相对同盟 3

【前情提要{鉴于上一次更文是很久很久以前}】

  1.“你们为什么认为你们的婚姻不理想?”“我觉得我们不够坦诚”

  2.马克.杰克森是一个有钱的美国商人,他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他从俄罗斯交易重型武器,然后和美国方面交涉,转手卖给美国,很快他就成了美国相关部门的委托人。

  3.伊利亚用眼神示意女人离开,接着他转向了老男人:“你是不是和美国方面联手,把俄罗斯的军火卖给了坏人?”

  他没有等待回答,他开枪了。

  4.一个冷漠干练的女声在电话那头响了起来:“你好,索罗先生,今天晚上八点半,马克.杰克森死在了纽约的酒店里,请你明天到总部报道。”

  5.“怎么了?”他听见伊利亚翻了个身,声音闷闷的。

  “没什么,我朋友的公司出了点问题,他想让我帮他个忙。”他一边信口胡诌出一个理由,一边整理着凌乱的思绪。

  “哦,睡觉吧。”他听见伊利亚关掉了那一边的床头灯。

  他嗯了一声作为回应,紧接着关上了他这边的灯。


chapter 3

  第二天早上,拿破仑洗漱完毕后随便吃了点东西,之后跟伊利亚一起坐电梯去了地下车库。

  他们坐上了两辆一模一样的车,接着他抢在伊利亚前面冲上那段向上延伸的坡路,开出车库。往前开过一段距离开出公寓区之后,他向东,伊利亚向西。

  拿破仑往自己平常开的方向开了一段过后,掉头往CIA总部开去。

  汽车开进高大宏伟的建筑群,给门口的保安出示过通行证后,拿破仑一路开到停车场。他走到电梯前,经过身份验证后,电梯门为他打开。半分钟后他走出电梯,穿过幽深的铺着地毯的走廊,在一扇双开门的会议室前停下。他推门进去。

  十多个人围坐在一张巨大的圆形会议桌边,此时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身上。

  “我提醒过你们盯紧他。”他面色冷峻阴沉地环视所有人,目光在拿破仑身上短暂停留,“你迟到了。”

  “我可以解释。”拿破仑回应道,挑起一边眉毛,一边拉开一把椅子坐下。他的上级艾德里安是个沉稳厚道的人,没有人见过他这么阴沉的样子。

  艾德里安的表情纹丝不动。会议室里一片寂静。

  这张宽大的圆形会议桌上围着一圈人,有拿破仑看着眼熟的外勤特工,也有几个他没见过的。

  “这么说我昨天晚上的工作白费了?”拿破仑拧开了一瓶矿泉水的瓶盖,打破了寂静。

  “你的工作白费了。”艾德里安重复道,一脸冰冷的怒气,“鉴于一颗子弹穿过了他的头颅,用来威胁他的文件没有任何用处。”

  “他是怎么死的?”有人问道,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意味。

  “好问题。他带着名妓大摇大摆入住万豪酒店,身边没有一个CIA专业人员。”艾德里安用尖锐的眼睛扫过每一个人,“在这过程中,他的行踪大概泄露给了我们的俄罗斯朋友。有人用手枪结束了他的性命。”

  “这是当晚的监控。”他拿起桌子上的遥控器,啪嗒一声,会议室前方的荧幕上上开始放映一段模糊的视频。

  房间门口,一个穿着制服的人背对着监控,对门口的保镖展示了一下手里的酒瓶。紧接着视频结束。

  “只有这么一点?”拿破仑饶有兴趣地皱起眉。“你或许该看看监控室的录像。”

  按下遥控器,屏幕变成一片漆黑,当晚长达三小时的录像完全遗失。

  “根据现场的痕迹,杀手从高层的窗口跳了出去,利用绳索降落到地上,钻进一辆缺失车牌的汽车扬长而去。”有人举起一支笔,说道。

  “子弹是俄罗斯制造,而且根据在场的那位女士——杀手有一头金发。”艾德里安补充道,瞥了拿破仑一眼。“后面的人是我们的俄罗斯朋友。”

  拿破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赶紧喝了口水作为掩饰。

  “但是,杰克森不是我们的唯一人选,”艾德里安话锋一转,“我们有备用人物。文奇盖拉夫妇。文奇盖拉航运公司的总裁。”

  他用手敲打着桌子:“但是我恐怕没有什么好消息。维多利亚.文奇盖拉,文奇盖拉女士,她拿着CIA的钱叛变了。昨天凌晨的消息。我们犯了一个大错误。”

  “我们原计划让她替我们购买一颗核弹,”所有人听到艾德里安这话,都倒吸了一口冷气,“CIA相信那枚核武器已经到了她手里,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们是纳粹余党。”

  一瞬间房间里的气氛冷到了极点,没有一个人说话。

  “我们要在这颗导弹落到他们手里之前,把它摧毁,然后抓到文奇盖拉,特殊情况下可以就地解决。”艾德里安停顿了一下,“如果失败了,CIA很快就会知道,到那时一屋子人都要完蛋。”

  “拿破仑将负责外勤工作,英国方面会出人手协助你的工作。至于其他人——从现在起立刻进入准备状态。”

  有人已经出了冷汗,用手帕擦脑门,双手撑在桌子上,领带被扯松。

  “对不起,如果我没听错,你的意思是说,你搞砸了一个大事情,现在要我来为你擦屁股?”拿破仑扬着脸问。

  “不要逼我提醒你你的刑期,你还欠我三年。”艾德里安阴沉地看着他。

  会议急促地停止,似乎主持会议的人和参加会议的人都迫不及待想要结束。会后所有人陆陆续续离开,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拿破仑和艾德里安。

  “我记得你结婚之前,我就对你说过,跟一个俄罗斯籍的人结婚不是什么明确的选择。”艾德里安意味深长地说。

  “不可能,我查过他的背景。”拿破仑尖锐地看了他一眼。

  “如果他真的来自克格勃,就不会让你查到任何有用的东西。”艾德里安脸色阴沉地说,“昨天晚上他在哪?”

  拿破仑的眼睛垂下去。

  艾德里安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地说道:“告诉我他不知道你的身份。”

  “他不知道。”

  “原谅我对这句话持怀疑态度。”艾德里安说。他叹了口气,语气沉重,“你要做好准备,拿破仑,你知道该怎么做,不要辜负CIA对你的栽培。”

  “明天见。”拿破仑努力保持着平静的神色,转身匆匆离开。

————————————

  与此同时,纽约市中心的的某处咖啡馆里,伊利亚坐在角落的阴影处,面前是一杯热气腾腾的黑咖啡,不加糖,不加奶。是老样子,他从来都只需要最有效的提神饮料。

  昨晚他受到了他上级的约见。此时他坐在指定好的那张高背椅上,坐在他后方、与他背对背的那个穿着运动夹克带着棒球帽的男人就是他的接头人“狮子”。

  “我们已经删除了全部的监控记录。”他听到他的上级“狮子”停顿了一下,“但是我注意到你放走了现场的那个女人?你明白CIA有可能会让她去描述你的面容。你太不谨慎了,永远不要忘记你是一个克格勃的特工。”

  伊利亚明白,这对于一个特工来说是致命的漏洞。在他漫长的克格勃生涯里,杀死过太多的人,包括那些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的无辜者。昨晚他的做法的确不够专业,大概是因为拿破仑那条短信对他造成的某些影像。

  伊利亚深吸一口气,端起面前的咖啡杯掩饰对话:“我相信你今天叫我来,不只是简单地为了批评我。”

  他打赌他听见“狮子”不满地干咳了一声。“根据可靠消息来源,为美国交易军火的人不只有马克·杰克森一个人。他们有另外一个人选,为他们购买军火。并且KGB可以确定,几天之内CIA会派人去莫斯科与他们见面。”

  伊利亚皱起了眉:“你的意思是——”

  “克格勃相信这次交易的是个大家伙。你得去一趟俄罗斯,彻底摧毁他们的行动,并且这件事情必须做得谨慎,不能留下任何克格勃的印记。具体行动情况我通过加密邮箱发给你了。”

  “我知道了。”伊利亚心事重重地说着,思考如何向拿破仑交代,一口饮尽杯中的饮料。

————————————

  从会议室出来后,拿破仑没有直接离开CIA大楼,而是坐着电梯轻车熟路来到地下一层情报分析处。

  他推开那扇厚重的防弹玻璃门时,立刻遭到了几个保镖的拦截。尽管心里有些慌乱,他还是很平静地给那几个高个子出示了他的证件。

  他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说道:“艾德里安·格里格上校派我来确定一些事情。”

  那几个保镖中显然有人认识他,他们互相看了一下彼此,点了点头后给拿破仑让了道。

  拿破仑一路走进去,同时留心各个办公室里面的情况,很快他就看到了一个办公室里坐着一个看起来饱受惊吓的女人和一个人像素描师。他没有犹豫,直截了当地推门进去。那个面容严肃的人像素描师看上去很不乐意,有些生气地盯着他,像是受了冒犯的雄性喜鹊。

  拿破仑敷衍地解释道:“行动组的格里格上校派我来监督进展。”

  女人不安地在椅子上扭动了一下,继续磕磕绊绊地继续描述,可是拿破仑听不到一句话。他绕到画师背后,目光投向那块画板。“该死!”他压低声音咒骂道——

  在那上面,他看到了伊利亚·柯利亚肯的面孔。



 估计下次更文又是很久以后……生活繁忙,溜了溜了

评论(12)
热度(23)

© milletendresse | Powered by LOFTER